《前央视女调查记者卧底两年出死入生》文刷屏背后今日开码结果

发布日期:2019-10-18 19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联通5G全球合作伙大会RealWear头戴计算机大悲寺僧人路过闹市却心如止水梁宏达:这是释永信所缺,2019年8月26日中午开始,一篇名为《前央视女调查记者卧底两年出死入生,拍百位大佬今爆料》的文章,忽然在微信朋友圈刷爆。

  记者发现:从当天中午十一点半开始,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就开始弥漫着“女调查记者”的身影。到中午十二点半左右,自己近300个微信群中和创投、媒体有关的绝大多群,几乎都在转这个贴。

  从某个财经媒体记者集中的微信群曝出的、疑似文章发布者公开的后台数据截图看到:截止27日中午,文章发布24小时后,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经达到13万。

  也许是受不断崛起的短视频平台挤压,当下,微信上类似刷屏事件已越来越少。小众财经内容,能产生这样大的传播力,还是令人觉得有些惊讶,这背后的原因值得一探究竟。

  为此,记者通过朋友介绍,联系上了过去几年一直听闻但从未真正接触过的文章作者、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,并通过电话对她进行了深度专访。

  武卿是央视《焦点访谈》《新闻调查》两个栏目的前调查记者,制作过不少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揭黑报道和公益报道。

  2015年底创办奇霖传媒后,她忽然跨界、转行进入新经济、科技领域,先后投资制作了两部大型跨国系列深度报道《硅谷大佬》、《环球链》,并担任总制片人、主持人。她曾是央视总编室首批节目模式研发人员,为国内视频领域内少有的“创作、模式研发、运营”皆强者。

  记者:知道您的名字好几年了,但一直没见过面。此前听一位媒体朋友说,这几年大家都约不着你,她索性就不怎么联系你了——可能大家都觉得你们走了国际化路线后,起范儿了。不过看了你的文章之后,作为一个前短暂创业者,我大概可以理解你目前的状态。

  武卿:我不知道别的同类别创业公司负责人如何,我可能能力有限,创业后除了工作、带孩子外,确实没有时间做别的了。我也挺苦恼的,但是现在还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这两年不少朋友确实疏远了,人家不理解你这是咋的了?——不过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。

  记者:上次被你刷屏,是《硅谷大佬》的上线。再往这个之前,是你2015年9月离开《焦点访谈》时写的那篇文章,当时影响很大——老实说,我也是从那时候起才开始注意你,以前也没听说过。不过《硅谷大佬》后,就没怎么听过你的消息,同在一个群,也没见你说过话。感觉你似乎在刻意制造一种若隐若现的效果,这是资深媒体人的公关策略吗?

  武卿:真的不是这样!真实的情况是,除了工作必须接受采访、必须吆喝外,我不喜欢太多活动,此外孩子小也是个原因。这个老得解释,我常跟人解释。

  更重要的原因是,我创业后完全跳出舒适区,走的不是寻常路,这样的做法对自己消耗很大,没时间做别的。打个比方说:我擅长的是媒体逻辑,其实自己做个自媒体,做大用户量,靠广告就可以过得很好——昨天文章刷屏后,我跟我们投资人还说,搞媒体、吸引流量是我最擅长的,偏偏做目前这些高难度业务,自己累,也是活该。

  这几年,奇霖传媒持续在探索“国际化视频媒体品牌+跨国服务”模式,这个模式太特殊了,论时间、精力、资金、资源投入,都太重了。我也怀疑过自己,有时候还挺愤怒:别人都往轻了做,你怎么就弄得这么重?英文又不好,还非要做国际化?愤怒是因为自己无能——愤怒那个瞬间,我一定是觉得太累了,或者是能力、知识不够用了。

  我们公司的战略,是我和投资人一起商量的,决策过程是缓慢、严谨、科学的。按照你我做调查记者的做事方式,你知道的,这样慎重的事情肯定不会乱来,战略一旦锚定,肯定不会轻易漂移,所以就一心往深走,不去想太多。

  自2016年创办起,奇霖传媒连续三年,共推出三部大型跨国系列深度报道,都由武卿担任总制片人、总导演:《硅谷大佬》《环球链》《环球大佬》。

  在第一、二部视频中,武卿还担任主持人。而在8月26日上线的《环球大佬》中,已经不见她的身影。

  武卿解释说,原因一,是因为节目本身的形式要创新——奇霖传媒内部要求“既不重复自己、也不模仿他人”,每个大项目的模式都要求绝对崭新。她不希望里头有主持人,也在试图努力打破在央视做深度报道时,有大量解说词带主持人的模式。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,她希望自己低调再低调。

  这部系列长片,获得了七八个大奖,在四大网站累计播放量如今已达3000多万,还引发了包括《光明日报》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妇女》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内的,100多家主流媒体和新媒体的自发报道。并引来国、内外多家投资机构注意,播出3个月后,奇霖传媒就完成了数千万融资,且全部到账。

  在媒体人创业圈,奇霖传媒的融资历史还是比较罕见的。笔者曾听一位央视媒体人这么说:“我们的制作手艺不比武卿差,就是搞不定钱。她在这方面运气和能力,都比我们好。”

  用武卿自己的话来说,《硅谷大佬》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,被“吹”到以色列,为她打开了一扇进入以色列的大门。

  受以色列官方、科技界邀请,她多次前往当地拜访政府官员、企业家、投资人、科技精英,并和在以色列科技界排名靠前的多位领袖所在的公司达成战略合作,成为众多以色列创投人士的中国媒体朋友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也慢慢具备了跨文化管理能力,成为了一名跨文化管理者。

  奇霖的新项目《环球大佬》,正是这种背景下的产物:在硅谷、以色列,都有了人脉和资源的积累,再加上一定的国际化视野,自然会产生做《环球大佬》这样一个项目并由此为抓手搞事情的冲动。

  记者:首先我必须老实说,个人并不喜欢“大佬”这个词和大佬文化,觉得有点俗哈。

  我对大佬的定位和财富、名望没有关系,真正寻找的是那些想为世界的改变、人类文明进程的推动,做点事情的人:正直,始终坚持创新,在各自领域卓尔不群,始终坚持输出正向而非负面的影响力。

  武卿在文章中说,“为了这个名为《环球大佬》(big minds)的、谁也没见过的新物种,我们团队一心一念、默不作声,整整奋斗两年:模式研发、方案设计4个月,频繁在中、美、以色列三国奔走、游說、拍摄4个月,两大视频板块的后期制作12个月,整个项目的运营设计、执行4个月。此外,花钱如流水,我有时候很是心痛啊。我亲自带队做这个项目的过程,真的活像以色列人在旷野的经历:出生入死,然后又出死入生。如此往复五六次——终于好似,在旷野里开了道路,在沙漠里挖出了江河。”

  记者:现在我对《环球大佬》了解还不算多,但是这事情复杂,想想就觉得累。你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项目?你的初心是什么?

  我有位老师叫詹文明,他是台湾人,是德鲁克管理学研究学者,德鲁克先生亲传弟子。创业初期,老师给我很多指点,这是我后来没有在战略上犯过错误的主要甚至唯一原因。我特别感恩,可以说永生难忘。

  老师很慈悲,他终身只做一件事情:就是服务中小企业。我每次见他,都会莫名其妙哭一场,就是被感动得厉害。这方面我受他影响很大。

  此外,作为创业者,这几年,我经历过很多不容易,酸甜苦辣。缺人,缺智力支撑,都有。这两个都是大痛点。

  幸运的是,因着公司的国际化媒体定位,碰巧得到不少犹太智者、硅谷精英和国内创投领袖的指点,总能逢凶化吉。

  有句话说,“人的命运就是他身边的人”,太对了。来自智者的帮助和由此带来的心智、认知提升,对创业者来说特别重要。

  所以,我十分熟悉创业者的处境。也就是因为这个,我发了大愿:到全球最具创新力的硅谷、以色列“卧底”, 采访有智慧的创投领袖,把他们的智慧,源源不断“搬运”回国,奉献给跟我一样创业的人!

  2017年9月,和投资人开了几次会后,我拍板做了决定:到全球科技创新最发达的地方硅谷、以色列去,把中国、美国、以色列连成一个三角,花钱,花时间,深扎根。最终还是要服务中国企业的。

  这条路肯定艰难,等于要放弃你最擅长的媒体逻辑,进入“跨国媒体+跨国服务”双逻辑,知识、见识、能力、经验都不够。有时候,还得忍着不赚钱的恐慌,放下那些滚烫的、弯腰做片儿就能搂着的快钱,重新深潜水底,一口真气憋住做这个事情。好在我做过9年调查记者,忍得住寂寞、沉得住气,也受得了穷哈。

  呕心沥血两年,当下终于能逐步把两年前白纸上写的、不足300字的小策划,变成活生生、热腾腾的《环球大佬》项目,就觉得人生——过得特别扎实,特别接地。多累都值得。

  《环球大佬》的模式,确实非常独特,它含有四大视频项目,和一个大型跨国社群。

  和绝大多数视频内容生产者不同,武卿自己不仅长于制作、今日开码结果,运营,还能做模式研发。

  近年来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、许多品质优良的模式节目,绝大多数都非原创,而是向国外购买模式,费用昂贵。比如《爸爸去哪儿》《中国好声音》等,都是如此。

  2011年,央视为了刺激节目创新,发起了首次“节目创意大赛”。这次比赛共收到500多个创意方案——武卿自己就提交了三个方案,其中的《电视微博》方案,是500个方案中唯一和新媒体接轨的方案。这个方案不仅让她获得了创新大奖,赚取点版权费,更重要的是,培养了扎实的模式创新能力。武卿坦言,因为这个,她对老东家央视,包括央视总编室节目研发部的领导、同事始终怀着感恩之心。

  《环球大佬》结构复杂,它有《环球大佬-原力》、《环球大佬-智慧》、《环球大佬-真知》、《环球大佬-灼见》四大视频媒体板块,还有一个跨国社群:

  环球大佬奇霖会 。也就是说,它不是个视频节目,也不仅是视频节目合体,而是一个新物种——武卿无奈地说,“也许我该说,这是一个复合式、跨国视频媒体品牌。”

  环球大佬奇霖会由武卿发起,嘉宾由近百位来自中国、美国、以色列创投科教领袖组成。虽然武卿不拿财富作为标准选人,但是这些人,其实都是数不清的财富的拥有者。他们的领域涉及: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互联网、医疗、教育、能源、交通、区块链、金融等数十个细分行业。

  武卿:这也不是凭空来的。我们团队,三年里其实坚持做了一件事情:在中、美、以色列三国寻访创投高人,并记录他们的商业智慧。你看《硅谷大佬》《环球大佬》都是。

  这些牛人,受我邀进驻《环球大佬》项目,要在未来两三年内逐一参与每季度一次的奇霖会线下活动,并担任《环球大佬-真知》《环球大佬-灼见》多个品牌节目的嘉宾。

  记者:我看到你们在小鹅通平台上的一个详细的嘉宾介绍,嘉宾的阵容非常豪华。硅谷我不大了解,就以色列、中国嘉宾来说,这些人确实都是非常厉害。

  武卿:一说大佬,好像就得是名人、有钱人——我对这个多少有些抵触,因此绝对不会拿财富、名气来选。简单来说,我们希望拍摄、合作的是又好、又牛、又对创业者心怀善意的人。

  武卿給“环球大佬奇霖会”的定位是:连接“新三国”领袖,传播创富创新和人生智慧;打通“新三国”创投人士沟通合作渠道,助力创投界人士的“个体崛起、企业成功、生活幸福”目标,具体服务创投界的“智力支撑、融资创富、品牌、资源”需求。

  说实在的,真正打动我、并且让我采访她的就是——我从这段话里面看到了深意,也就此看到了,如今还是一个不足20人小公司的奇霖传媒,在未来可能具有的气势和前景。创业圈女性不多,女性能有这眼光的就更少了。

  用投资人王功权发在朋友圈的话来说:“干这事,不仅仅需要眼界、资源、热情和勇气,而且需要有点狠劲。武卿这个姑娘,挺令人佩服的。”武卿把王的朋友圈发給我看,看得出,这话说到她心里去了。这两天,外界给予奇霖传媒的反馈是巨量的,他们团队和每次产品上线后一样,应接不暇。别人的评论无论好的坏的,她都反复看。

  武卿:我还是要说,做这个事情不容易,心态、资金、资源、语言、时间精力都是挑战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犯过很多错误,吃过很多苦头——如今学乖了,接受媒体采访,不再敢说自己多么累的话了。

  有时候真的恨自己——比如没法陪老公孩子爹妈的时候,再比如看到孩子失望的眼神的时候。

  为什么不能只做自己擅长的事?为什么总要做新事、难事,折腾?后头一想,是天性,也是受犹太民族影响——我每天读《圣经》,对以色列文化、犹太文化有一定了解。

  反正创业了,就别说苦,始终创造创新,努力做一个能在沙漠中开江河、在旷野开道路的人吧。这也是命运。

  从成立之初至今,奇霖传媒始终坚持“强差异化”策略,充分发挥其高端深度大型视频产品制作的技术壁垒优势,自主研发模式和国际化资源的优势,用三年时间打造了三部杀手级视频—— 《环球大佬》系列产品的上线意味着:奇霖将结束国际化发展的资源储备期,正式进入量产时代。这是一步慢棋,但在这里,慢就是快,一不留神,这家小公司已经不是当初的物种。

  同样作为调查记者、短暂的创业者,笔者觉得:如果没有武卿孤注一掷走窄门时沉心静气的积累,就没有三年后将要掀起的大爆发。

  武卿:过去三年,为奇霖奠定什么基础呢?具有高技术门槛、独一价值的大型深度视频产品的制作能力、运营能力,团队作战能力,跨文化管理能力。国际视野,国际化资源、渠道,此外还有更加敏锐、成熟、健康的商业能力。

  创业,就是要坚持做自己,走窄门——要赢,就得独立思考,甚至要刻意避开众人 。

  三年慢行,不惧风云变幻。未来的奇霖,绝对不仅仅是媒体。也绝对不仅仅只服务新经济、科技。”